您的位置 | 台山廉政网廉政文化微小说
喊魂
2019年7月19日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/
浏览次数:4803
 

井生这几天,工作不在状态,精神恍惚,像丢了魂似的。

井生的父亲去得早,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。井生命里五行缺水,母亲让他拜水井为干爹,在水井边寄了名,取名井生。

井生在母亲的呵护和水井干爹的保佑下茁壮成长,从小学到大学成绩一路拔尖。大学毕业后,他走出乡村,进了一家行政单位,井生经常想起家乡那口井,井是他的干爹,更是他生命的源泉。参加工作之初,井生的心像井水那样纯净无波。井水的清纯使他的事业风生水起,十余年间的井生成了一名局长。

几天前,分管井生的副县长接受组织调查之后,井生的心涌起波澜,坐立不安,还伴有火气。

母亲说,孩子,是魂丢了吧?娘帮你喊回来,顺便喝口老家的井水退退火。

井生不由得想起小时候,母亲曾为他两次喊魂。

三岁时,井生病蔫蔫的,母亲说,那是魂丢了。母亲带他来到井边,对着水井喊道“井生——我的儿——回来吧”。母亲的喊声怯怯的,井生童真的影子和明亮清澈的井水融为一体。在母亲柔柔的喊声中,井生觉得母爱灌注全身,病很快就好了。

高考前夕,井生精神压力大,上课时经常走神,母亲也为他喊过魂。那时母亲的喊声坚定有力,喊得井水泛起波纹,喊得他头发竖立。母亲的喊声和大山的回声融为一体。井生站在井边,看到清亮的井水,心里顿时产生一种凉爽的快意,这种快意仿佛在他体内融进了一种青春的力量。

从此以后,一遇到井生精神萎靡,气势虚弱时,母亲就会认为他“丢了魂”,为他喊魂。

井生大学毕业后,一直精气神很好,再没喊过魂。井生甚至一度对喊魂产生怀疑。这次他色厉内荏,但终究拗不过母亲,木然地跟着母亲回到老家。

当他和母亲来到井边时,原来清澈的井水变得浑浊,水井里的影子也变得模糊不定。母亲仍然和当年一样扯长了嗓子为井生喊魂。

听着母亲嘶哑的喊声,看着年迈母亲十分投入的神情,他的心里一阵酸楚。

母亲苍老的嗓子再也不能激起大山的回音,枯了一半的水井也没被喊得泛起波纹。母亲喊了三轮后,颓然地对井生说:“孩子,这回你的魂真丢了,娘喊不回来了!”说罢,母亲老泪纵横。

“娘,我的魂,决定由我自己找回来!”

第二天,井生走进了纪委。他相信,自己的魂还没丢。

(作者彭广业单位:湖南省桂阳县纪委监委)

 
上一篇 /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