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| 台山廉政网廉政文化文萃
母亲留下的财富
2019年8月2日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/
浏览次数:4295
 

母亲一生贫苦,她没有给我留下有形的家产,但却留给我一笔无形的财富。

小时候家里很穷,因交不上学费,我小学读完三年级就辍学了。母亲为了挣钱供我继续读书,学习编织篾篓。编织篾篓第一道工序是破篾,篾刀在母亲手上不听使唤,常常割破她的手,鲜血直流,母亲将伤口简单包扎一下,又继续破篾。不多时,鲜血湿透了包扎布,我心疼地劝母亲:“妈,血还在流,你就歇一会儿吧!”母亲说:“不要紧,待会儿就好了!”夜深了,在一盏微弱的桐油灯下,母亲还在弯着腰忙碌着,她瘦小的身影映在墙壁上,显得十分孤寂清冷。母亲将编好的篾篓挑到离家十几里远的墟上卖,篾篓卖价很低,当时市价每个篾篓只卖一角至一角五分钱。卖篾篓收入虽然微薄,但却能应付我读书的费用,让我完成了学业。母亲的不辞辛苦使我悟出了道理:唯有勤劳才能改变命运。

记得在我十二岁那年,有一次母亲生病发高烧,口干唇裂,家里没钱请大夫,母亲只能忍痛苦熬。后来,村里一位老人说,枇杷叶浸蜂蜜可生津止渴,对治疗母亲的病或许有用。于是,我就到邻村的一棵枇杷树上摘下一把叶子拿回来,母亲接过枇杷叶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她轻声问:“你摘枇杷叶有没有经过人家同意?”我说:“枇杷树不知道是哪家的。”母亲立刻沉下脸,说:“没问过人家,怎么可以随便拿人家的东西!”母亲要我把枇杷叶送回去,我坚决不送。母亲严厉地训斥我道:“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就是偷,小时偷针,大时偷金。”母亲当即甩了我两个耳光。待到母亲病愈后,她拉着我去邻村找到枇杷树的主人,还带上两个鸡蛋。在树的主人家,母亲先是承认自己对孩子没教育好,而后要我向人家赔礼道歉,并用两个鸡蛋作为赔偿。晌午时分,我和母亲走在回家的路上,阳光下,我们的影子很正。

我参加工作后,母亲叮嘱我做人一定要正直,手脚干净,绝对不能有贪念。有一年春节前,一个朋友送给我十几斤柑橘,我带回家给母亲吃。母亲问:“橘子多少钱一斤?”我一时答不出来。母亲又问:“是人家送给你的吗?”我点点头。母亲严肃地说:“你怎么能够随便收人家的东西?”我说:“今年有的地方柑橘滞销,有的地方将柑橘倒在路边,没人要的。再说,这十几斤柑橘值不了多少钱……”母亲不等我说完,便十分恼火地说:“不在于钱多钱少,你现在收人家的橘子,将来就有可能收人家的其他钱物。小错不改,就有可能犯大错。”母亲要我把橘子的钱算好还给人家,后来我照办了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村里有一位支部书记因收受贿赂,被判了刑。这件事母亲常常对我讲起,我总是不耐烦:“妈,别再讲了,这件事我知道了。”母亲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就是要经常讲,希望你能从别人的错误中汲取教训!”母亲用身边的事一次次提醒着我,我渐渐懂得了她的良苦用心。

母亲去世后,我清理她的遗物时,发现她没有存款也没有一件值钱的家当,但她留给我的精神财富,让我终生受用。

(范仁碧 作者单位:福建省顺昌县纪委监委)

 
上一篇 /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