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| 台山廉政网廉政文化微小说
防洪堤上
2019年8月9日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/
浏览次数:4951
 

滨湖民谚曰:“江水涨一七,澧水一朝夕。”

这不,澧水说涨就涨,虎渡河边的一篷篷船儿都叫洪水挤到堤岸上来了。

夜雨淅淅沥沥下着。

一辆小吉普沿着防汛公路来到了一个叫黄狮嘴的河堤上。从车内走出一位年轻干部,拿出手电筒朝堤外晃了晃,问县水利顾问黎青:“这里是险段,怎么没人巡逻?”

老黎侧身窗外,探视了一会儿后断定:不会没有人。

这位市防汛指挥部的刘玉峰科长,对防汛抢险不是外行。此刻,他一跺脚,又用手电朝堤里堤外晃了几个回合后:“咱们赶紧下车……”

“慢点,慢点,老弟!”

黎青拉了他的手一下,示意这位上司跟他下堤坎,仔细查查。

少顷,他们摸到坡边拐角的涵闸处,才发现一个个黑影正在捆扎芦柴笼,防御冲脚浪。手电所照之处,工人们眼睛熬红了。一问话,声音嘶哑。

蓦地,刘玉峰心头一热。

稍后,防汛指挥车到了豆港。

刘玉峰和老黎进入防汛棚刚落座,县防汛指挥部向黎青告急,手机里闹哄哄的,说是鲸港堤段出了“伸缩缝”,局势严重。刘玉峰在一旁听罢,不禁失声叫道:“伸缩缝,出险的祖宗嘞!”

手机里又急促传来情况:鲸港附近的氮肥厂、纸厂、冷库的工人都纷纷上了堤,群众害怕极了。

平时,风都吹得倒的黎青老倌,这时,蜡黄的脸上如同山岳般镇定,当即指示:“没得关系啰,我早晨到那儿仔细勘察了的……喂,你转告张副指挥,渗水处领人多开几条导浸沟;告诉工人们,不用担心!

冒着雨,黎青陪同刘玉峰视察七里湖一带的防洪大堤。

澧水继续暴涨,洪水流速每秒3米,老百姓形容这是狗都咬不着的速度,真吓人呀!当他们来到高围一线时,湖风掀起了浪头,他们随着奔流的人流,风风火火赶到一处险段,分开密密麻麻的人群一瞧——水漫子堤了!

刘玉峰铁青着脸向突击队长大吼道:“马上取土,加高子堤!”

可是,垸内处处渍水,连棉花地也变成了湖田,上哪儿取土?黎青略加思索,急中生智地告诉突击队员:削“内肩膀”,培“外肩膀”。即铲老堤一侧的土,培在新堤一侧。这个招数顿时使险情缓解下来。

午夜过后,刘玉峰回到防汛棚小憩。

朦胧中,他感到有人抬起坐椅往上托自己。“嗯,开什么玩笑?”

待他睁眼一看,嘿,洪水涌到棚里来了!他赶紧跑出棚,奔到豆港险段处,只见黎青鼓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,领着抢险队员把煤油倒在竹筒里当火把,争分夺秒地在抢修子堤。无奈,子堤刚加高到一米,洪水又跃了上来。此起彼伏,你争我夺!

忽然,锣声阵阵,喊声大作:“子堤垮了!……”

黎青迅即赶到现场,盯着撕裂的决口,从心胸里发出一声雷吼:“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、民兵同志们,都跟我下水!”

刘玉峰也跟着黎青老倌跳进了水里,接着是大队人马下水,迅速筑起了一百多米长的“人墙”,舍命抵挡着后挫的子堤……

待到黎明时分,子堤已经合龙。(何俊)

 
上一篇 /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