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| 台山廉政网廉政文化微小说
一盆花
2020年1月10日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/
浏览次数:1815
 

接到房东的电话,正好是黄昏。菊正站在顶楼的小阳台上。阳台很小,三四步就量到头。倚着护栏,她看到落日隐在云层里,始终没露面,那云彩先是镶了橘红色的边儿,渐渐变成淡黄色。

几只不知名的小鸟飞在不远处一小块菜地的上空。菜地的铁栏杆上,竟然攀爬着一丛野菊花。那金黄色的花,翠绿绿的叶,让人一看就觉得赏心悦目。

她从没见过这么泼皮的野菊花,简直是太奇异了。那野菊花围着门框转了一圈,开始沿着墙角展开,绿绿的叶子中间夹杂着淡紫色的,淡黄色的小花,阵阵清香扑鼻。那是久违的田野的味道。

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她想起了在乡下,野菊花长在沟壑里,长在地沿上,长在山坡上。薄薄的白霜打在枝叶上,本以为野菊花受不住白霜的寒冷,可是,不要紧的,太阳一出来,那些白霜就变得湿漉漉的,化作甘霖在枝叶上滚动着。

菊睁开了眼睛,室内那些野菊花已经攀爬到浴室,甚至到了客厅的门上,在门上转了一圈,把门围成了一个花架子。她四处张望,野菊花简直把这逼仄的空间改造成了一个野菊花的花园。

正当她陶醉在其中时,有一个女人惊讶的声音如炸雷在耳边响起:“这些野菊花怎么占了菜地?”

她听到“咔嚓—咔嚓”的声音,她把头探出去,只见一位穿着得体的女人正站在菜地的一角,瞅着长得没边没沿的野菊花皱眉头。她手里拿着一把锄头,扒拉开野菊花的枝叶,她看到了野菊花的褐色的根部,一锄头下去,把野菊花的根部挖出来,她拎着那一大丛野菊花,想不明白,为什么野菊花会在城里的菜地里撒泼?

菊站在阳台上,她看到蔓延在楼区的野菊花迅速枯萎,它们把触角一寸寸收回,室内,野菊花一点点回抽,最后,全部撤退,屋里,再也看不到野菊花盛开的影子,那丛泼泼的野菊花,最后只变成那个女人手里的一小簇野菊花。

“不!不要!”菊大喊着,大汗淋漓地从噩梦中醒来。

“哦哦哦!原来是一个噩梦!”

这个梦带着她像在海洋中行驶,波浪起伏不定,从波峰到波底,一路跌宕不已。

她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搬家了。昨晚接到房东的电话,说是租期到了,她打算把房子出售。这意味着她又要从一个地方,搬到另一个地方。今天,她又要去看房子。只是又要收拾物品,搬家,搬家,不搬家哪里会知道其中的辛苦呢。

她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屋内,毕竟在这里住了整整一年了,一年的时间,足以对屋内的一切产生浓厚的感情,目光游离着,定格在一盆野菊花上,这盆菊花的栽种纯属意外。

有一次,她去郊区挖野蒜,顺便挖了一袋子泥土回来,没想到那泥土里竟然发出野菊花的枝叶来,恰好,她也没想好要在泥土里种什么花,就索性养上了野菊花。此时的野菊花又抽出了一节枝条,嫩嫩的,上面还缀了几朵小黄花。

“砰砰砰”,菊打开门,心里一沉,是房东。她把微笑堆在脸上说:“姐姐,我今天就搬走。”

房东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屋内,目光落在那盆野菊花上。

她笑了笑说:“姐姐要是不嫌弃,就把这盆菊花送给你吧!”

“哦,养得真不错!我可喜欢野菊花了!我记得小时候野菊花长满地沿,那叫一个泼!你找到住的地方了吗?我一个朋友家的房子要出租,我把名片给你,你去联系一下,就说是我推荐的,一个人在外地打拼不容易……”

她听着,笑着,点着头,仿佛看到梦里的野菊花又一次把根部牢牢地扎进泥土里,茁壮生长。(宫佳)

 
上一篇 /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