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| 台山廉政网廉政文化文萃
漫说小年
2020年1月17日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/
浏览次数:1255
 

年画《上天降福新春大喜》,画面左侧展示的是祭灶的场景

“腊八祭灶,年下来到。小闺女要花,小小子要炮。老婆儿要袄,老头儿要顶新毡帽。”一说起小年,记忆中童年的歌谣就回响在耳畔,新春的气息便扑面而来。说到我们的中国节,节日美食是必不可少的。腊八要喝腊八粥,而小年祭灶要吃灶糖,我们家乡称之为麻糖,是一种在摊铺上摆着的,裹满了白芝麻的酥酥脆脆的糖,小时候总是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,酥脆掉渣,再嚼几下,便香甜粘牙,每个孩子的盈盈笑意都会满溢出来,因为,大家都知道,新年就在眼前了。

小年是春节的前奏曲,也代表着年节的准备正式开始。到底哪一天是小年?因各地风俗不同,被称为小年的日子也不尽相同。北方地区是腊月二十三,南方大部分地区是腊月二十四,还有把除夕前一夜都称为小年的,甭管哪一天,这都是个热闹的日子,也是一个有着丰富文化内涵的节日。

小年最主要的仪式是祭灶,奇怪的是,年年祭灶,灶神是谁,却各有各的说法。有的说,灶神是炎帝,《淮南子》记载:“炎帝作火,而死为灶。”有的说,灶神是祝融,《礼记》孔颖达疏:“颛顼氏有子曰黎,为祝融,祀为灶神。”还有说是燧人氏、神农氏或黄帝的,可谓众说纷纭。

祭灶的历史非常久远,灶神在先秦时已经是重要的祭祀对象了,《礼记》中有所谓“五祀”的说法,“五祀”的说法有很多种,按照东汉大儒郑玄的说法,“五祀”是“门、户、中霤、灶、行”,灶是其中之一。同样是东汉时代的《释名》曰:“灶。造也,创食物也。”人类有了火,才使“炮生为熟,令人无腹疾,有异于禽兽”,步入文明之道。一直信奉“民以食为天”的古人又赋予灶神更多外延,从执掌灶火,管理饮食,扩大为考察人间善恶,以降福祸。

《抱朴子》记载:“月晦之夜,灶神亦上天白人罪状。”《风土记》也记载:“腊月二十四日夜,祀灶,谓灶神翌日上天,白一岁事,故先一日祀之。”因此,祭灶神就格外有必要了,人们贴上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的对联,在灶王爷供桌上供放糖果、清水、料豆、秣草等,后三样据说是为灶王爷的坐骑备料,而糖果则取“嘴甜”之意,让灶神多说好话,这其实是寄托了劳动人民辟邪除灾、迎祥纳福的朴素而美好的愿望。

这种“世故”并不局限于对待灶王爷,如果我们去读古人关于祭灶的诗,会发现“邻里”是一个高频词。“何时祭灶呼邻里,我欲题诗素壁留”“祭灶请邻聊复尔,卖刀买犊岂难哉”“已幸悬车示子孙,正须祭灶请比邻”……面对朝夕相处的邻居街坊,国人总愿意“隔篱呼取尽余杯”,与之述说分享自家的大事小情,这种浓浓的人情味也是中国社会的一种形态特征。

最有趣的当数苏轼,被贬儋州的他写下《纵笔三首》,其三道:“北船不到米如珠,醉饱萧条半月无。明日东家知祀灶,只鸡斗酒定膰吾。”东坡真是无可救药的乐天派,终于要到祭灶日了,东家一定会宰鸡烤肉备酒,让我美美地吃一顿。淳朴的乡村,好客的村民,率真的诗人,共同勾勒出了一方乐土风情。虽然远离家乡,身居海岛,但这个小年因为有诗有酒有朋友,也变得生机盎然,有滋有味了。

小年不止有祭灶,还有很多风俗。比如,扫尘,掸拂尘垢蛛网,洒扫六闾庭院,疏浚明渠暗沟,将一年之中的晦气统统一扫而光,让里里外外焕然一新,为的是干干净净、清清爽爽过个好年。还比如,剪窗花,喜鹊登梅、燕穿桃柳、孔雀戏牡丹、狮子滚绣球、三羊(阳)开泰、二龙戏珠、鹿鹤桐椿(六合同春)、五蝠(福)捧寿、莲(连)年有鱼(余),都是最吉祥的祝福,处处透着喜气洋洋、欣欣向荣的节日景象。

吃的也不独有灶糖。有的地方小年晚上习惯吃饺子,给灶神送行,取意“送行饺子迎风面”。有的地方兴吃火烧,以至于这天烧饼摊点生意非常兴隆。有的地方有吃炒玉米的风俗,民谚有“二十三,不吃炒,大年初一一锅倒”的说法。

这就是中国年的味道。有一首民谣是这么唱的:“二十三,糖瓜粘;二十四,扫房子;二十五,磨豆腐;二十六,切块肉;二十七,买只鸡;二十八,把面发;二十九,蒸馒头;三十晚上熬一宿;大年初一扭一扭。”小年拉开了过大年的序幕,是一个盛大节日的开端,那意味着即将迎来又一个播种希望的春天。(李昊轩 李晨)

 

 
上一篇 /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