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台山廉政网 > 家规家训 >
家规家训
杨匏安:一心为革命 清白家风照后人
来源:南粤清风网  时间:2020-10-12 

杨匏安,广东香山(今珠海市)人,是我国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“南杨北李(大钊)”中的“杨”;他作为中共早期党员之一,为国共合作作出了突出贡献;他是中共五大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主席,周恩来称赞他“为官清廉,一丝不苟,堪称楷模”。他身居高位时两袖清风,身处逆境时又贫贱不移,树立了良好的家风。

不贪一分一文 高薪收入交给党作经费

杨匏安出生于一个破落的茶商家庭,他的成长,适逢中国社会经历巨变。杨匏安对社会激变过程中的种种黑暗非常厌恶、失望,不断思索国家和人民的出路。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后,他认定了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,他翻译写成了包括《马克斯主义》(当时的译称)在内的《世界学说》,成为华南地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。

1921年春,杨匏安由谭平山介绍加入了广东的共产党发起组,1923年,他又受中共中央委派参加了国民党的改组,此后三年间在国民党中央当过第二届中央委员、中央组织部秘书和代部长。他身为国民党“高官”,却没有敛财,反而以此身份大力发展党的组织和工农运动。当时,他一个月的薪金有300多大洋,足以买田、买地。但是,但他把绝大部分钱都交给中国共产党作活动经费,只留下极少的一部分作为家用。因此,家里也就不可避免地清贫、困难了,家人都必须去做工贴补家用。

省港罢工时,他还当过广东政府财政部的代表,管理大量钱财,均一尘不染。当时常有人上门送礼,他从不许家人接受。一次省港罢工委员会发放捐款后,留在杨家的袋子里剩下一枚硬币,只值一两毛钱,孩子们捡到后拿着玩儿。杨匏安发现后马上严肃地对儿子们说:“这是公家的钱,一分一文都不能要。”接着,他又让孩子们马上把这枚硬币送回罢工委员会。

受到不公正处分 仍表示“公忠不可忘”

国共合作不是一帆风顺的,国民党内右派势力一直在争夺权力,排挤、打击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。1926年,杨匏安被迫辞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秘书职务,但依然继续坚持斗争,勇敢地抗击国民党右派。1927年春,他到武汉参加中共五大,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主席。同年11月,杨匏安受到不公正处分,被撤销中央监察委员之职,生活困窘,仍表示“公忠不可忘”。

杨匏安以普通党员身份在上海做地下工作。他全家有十口人,自己又患肺病,所领的有限生活费难以维持日用,七个儿女有两个因病缺医而早夭。此时,杨匏安白天在党报秘密机关当编辑,晚上写作译书赚稿费补贴家用。那时出版革命书籍发行困难,稿费很低,杨匏安还要经常帮家人推磨做米糍,让老母和孩子清晨上街叫卖。

1930年他被捕,因未暴露真实身份而获释时,有人说起:“我们做这些事,又穷又危险,小孩子没有书读,上街也提心吊胆的。”他却坚定地回答:“再苦再危险,我们也要革命到底。”他的母亲马上也说全家都支持你。

狱中绝笔诗 浩然正气存

1931年7月,杨匏安再次被捕。在狱中,杨匏安面对国民党的高官厚禄引诱宁死不屈。此时他也惦念家中生活,从狱中设法传出纸条叮嘱:“玄儿不可顽皮”,“缝纫机虽穷不可卖去”。因为这个缝纫机是家中惟一的谋生工具。杨匏安还告诫家人,千万不能接受国民党要人送的钱物,如不能生活下去就立即南返。实际上,广东老家已经没有任何财产了,但遗书中只字不提让家人去找党组织,因为他怕给组织增添负担。

他临死前,在囚车中口诵《示难友》,引据南北朝时褚渊出卖袁灿之事,告诫明辨忠奸。其青松风格,永恒魅力,跃然诗中:“慷慨登车去,相期一节全;残生无可恋,大敌正当前;知止穷张俭,迟行笑褚渊;从兹分手别,对视莫潸然。”

杨匏安的子女,都走上了革命的道路。杨匏安四儿子杨文伟也不例外。抗日战争时期,杨文伟随家人到香港参与党的秘密活动。1945年,组织上送杨文伟参加东江纵队。

清白持家、两袖清风的“家风”让杨文伟在日后的工作中也保持着如父亲一样的清廉——杨文伟的女儿在北京读书时,想要一辆自行车,而当时公社里面有这些物资,只要他开口,马上就可以有,但是杨文伟却说不要。一直到1982年离休,杨文伟都兢兢业业,以父亲为榜样,不负杨匏安后人之名。